特別報導
雕刻时光之金属雕刻篇
2014-03-08
百达翡丽Ref.6002。遍及表壳及各个局部细节的图案为百达翡丽品牌标识Calatrava十字星和藤蔓花饰结合而成的深浅浮雕,雕刻师需在一整块白金模胚上以特殊钢材制成的特殊刀具, 借助人手切屑技术雕琢逾100小时方可完成。

< 1/3 >

在钟表领域中,“雕”与“画”作为一种存在于钟表世界中的艺术表现形式,雕刻之美不仅在于它那引人遐思或令人沉迷的表象,更在于它突破了某种时间局限,成为文化、文明和智慧的历史象征与积淀。

雕刻一寸光阴
撰文:Allison王威

中国古人在形容建筑富丽堂皇、气势恢宏时,常用“雕梁画栋”加以形容。由此可见,“雕”与“画”不仅是营造艺术情趣的重要手段,更是达至某种艺术极致的必要途径。在钟表领域中,“雕”与“画”作为提升审美情趣、彰显工艺水平的重要方式也已自古至今屡见不鲜。早于18世纪时,一只雕琢精美的三问怀表,其价值便已抵得上一座庄园;而在拍卖市场中,同样年份、材质与功能的钟表,往往也因各自雕刻工艺的精美程度,决定了其在价值上的千差万别。可以断言的是,一件钟表作品中所拥有的雕刻纹饰越精美,其艺术价值与收藏价值也就越大,品牌所拥有的行业话语权也就越高。而这也是为何在竞争日益激烈的钟表行业中,能够恢复或保留一种乃至数种故老相传的传统雕刻工艺、拥有几座仍需手动操控的雕花机床,或麾下聚集着若干掌握传统雕花技法的工艺大师,会被品牌视作一种值得大书特书的极大荣耀。与其他需要人手施为的工艺相同,雕刻技艺特别是手工雕刻技艺所造就的每件作品即使采用相同图案或纹饰,其在细节上也会有绝不雷同的差异性;而雕刻师所选择施以雕刻的材质,更使得各类作品在艺术表现力和审美情趣上也呈现出迥然各异。甚至,因为某项技艺的工艺难度、特定主题的限定或者某位大师的离世,一些作品更加具备了不可复制的稀缺性。因此,作为一种存在于钟表世界中的艺术表现形式,雕刻之美不仅在于它那引人遐思或令人沉迷的表象,更在于它突破了某种时间的局限,成为文化、文明和智慧的历史象征与积淀。

正如左脑与右脑的功能不同,目前应用于钟表中的各种技艺,大致也可划分为实用型与装饰型两大类别。而金属雕刻则是兼具这两大门类特征的综合体,其中又可分为机具金雕和手工金雕两种不同的表现形式。
金属雕刻之机具金雕
宝玑的美学经典
所谓机具金雕,是指以无须或必须以人手操控的机械化机具及工具在金属上雕琢图案。纯机械化的金属雕刻基本不需假以人手,只要进行适度的后期修饰与美化即可完成,故而其艺术价值也略低;而人手操控机械机具所进行的手控机雕花纹,则是指由资深技师以手操控无法用电力或其他方式驱动的机具,在表盘或表壳、机芯的空间上雕刻出图案各异、造型迥然的纹饰,它需要雕刻师凭借多年累积技巧、经验、眼力以及丰富的想象力方能完成;除此之外,它的价值还取决于雕刻师本身的行业地位、师承及影响力。

有说法称,手控机刻金雕是一种源自古希腊的艺术形式,并在法国工程师Guillot发明机动车床后,才得以成为雕琢在金属上的图案。但也有说法声称,做出这一贡献的其实是德国人Hans Schwanhardt。作为由18世纪便享誉表坛的一代钟表巨匠,路易•宝玑不仅一手创立BREGUET宝玑品牌、发明了迄今仍被视作三大复杂功能之一的陀飞轮,更凭借宝玑针、宝玑字等极尽艺术之魅的感性设计被冠以全才之称。而在宝玑的钟表作品中,多出现于表盘上的手控机雕花纹,亦是品牌毋庸置疑的经典元素与象征之一;而一个可以考证的事实是,路易•宝玑还是将手控金雕工艺引入钟表业界的先驱。据说,逾两个世纪前路易•宝玑身在伦敦时,无意间发现当地的木匠普遍采用机刻雕花来装饰木质家具,便在受到启发后将之逐渐应用到了钟表作品的设计与制造中。

以相对客观的角度看来,手控机雕花纹所具备的美观性、装饰作用只是一方面。更多出于实用性的考量。在精细的花纹映衬下,指针往往显得更为清晰可辨,而这无疑可以更加便于读取时间;另一方面,设计者可以借助机雕纹饰和图案的细微变化,从而突出表盘中的不同区域以便使用者在同时获取不同时间讯息时不致发生误读。此外,由由于不同图案在其中相生共融,拥有机雕花纹图案的钟表反而更加具有了更加耐人寻味的审美情趣。以“影响了钟表设计的规则”来形容机雕花纹的重要性,其实毫不夸张。诸如宝玑这样拥有悠久雕花历史的品牌,甚至将之视为一项重要话语权以及不可撼动的传统。而那些用以雕刻的机具亦动辄便拥有数十或上百年的历史,其使用方式与技巧则代代相传。金属雕刻也因此成为钟表领域里象征辉煌传统的七大工艺之一,因其由成本过高而出品率低的手工业生产,且非但留存至今的手控机具寥寥无几,掌握此项技术的资深人士更寻常难觅,便能领悟能将此项技艺完整保存至今者,实属难能可贵。

尽管手控机雕已是一种相当成熟的传统技法,但今日仍掌握其诀窍的人仍试图在其中尝试继续创新与完善。例如,在怀表时代或比之稍晚出现的钟表作品中,用以机雕的表盘往往采用金、银两种材质以彰显其贵重,但金质表盘却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逐渐产生变色,在一定程度上有碍于作品本身的美观。于是,在现代工艺中,雕刻师往往会选择表面镀有薄银的表盘进行雕刻,此举可在减低材质本身易氧化性的同时,令表盘中的图案在视觉上更具深度。有时雕刻师会将表盘中的图案延伸至表壳之上,以使作品看来更加具有和谐统一的整体性。



金属雕刻之手工金雕
宝珀绝美呈现大马士革镶金工艺
手工金雕是比手控机雕更难以把握的雕刻技法。由于手控机雕依靠外力加以支持,可大致保证纹饰或图案的深浅程度与规整度大致相当,但手工金雕则完全需要凭借雕刻师本身对于力道的掌控,以手工刀具决定图案的完整性与唯美度。因此,手工金雕往往不会选择单一而雷同的图案作为主题,但工金雕所塑造的图案其范围往往也更为宽泛,不受任何限制和制约。当雕刻师以各类手工工具在表盘或夹板的方寸间雕琢出纹饰与图案,从而为钟表作品赋予更具表现力与个性化的艺术风情,这一切看似并不需要耗费太多时日,但创作载体的制约却使此项技艺绝非易与,即便如修饰机芯摆陀的guilloché纹饰,也须以唯有资深工匠方可掌握的速率,在显微镜下缓慢进行。至于繁复机芯纹饰的雕刻,则不仅需要精深的美学造诣与丰富的空间想象,更需雕刻者全面了解表款的设计取向与构造布局,并使图案与之相辅相成。在精雕领域的行业规条中,甚至对于雕刻师的准备工序、雕刻手法、敏捷性乃至雕刻姿态亦有相当严苛的规定,以保证其成品拥有极尽完美的艺术感与观赏性。

BLANCPAIN宝珀是多年来始终致力于在钟表作品中保留并传承金雕工艺的品牌之一。在宝珀看来,无论其推出的钟表作品本身在功能上复杂与否,只要具有可以施为的空间与可能,宝珀便会根据实际情况为之选择机具金雕或手工金雕,而无论表壳、表盘或者机芯,都可以成为宝珀金雕师们挥洒创意的空间。玛丽-洛瑞•塔布里希,宝珀金雕师团队的首席艺术家,曾在2011年被授予“法兰西手工技艺最高奖”的纹章雕刻类大奖。2012年宝珀于BASELWORLD中呈现的、以金雕工艺为表盘主要元素的Villeret复杂装饰腕表,便是在她的带领之下完成。作为孤品私人定制款式的Villeret复杂装饰腕表分别以蛟龙和中国山水为题材,运用巧夺天工的古老镶嵌工艺——大马士革镶金工艺完成对于图案的塑造。

作为金属丝镶嵌工艺的一种,镶金一般是指将金丝在器物表面镶嵌成花纹或文字的镶嵌工艺。其始见于中国的青铜器时代,随后在公元前16世纪由埃及人进一步完善并发展。此外,在镶嵌之初,工艺师还要将需要镶嵌的图案独立雕刻成型。因此,掌握大马士革镶金工艺的技师,无疑要比金雕技师在技术手段上更为全面。大马士革工艺的制作过程十分复杂:首先,需要用扁凿模具烧热金属器物表面,然后将锉刀以30度的倾斜角在金属上刻出梯形凹槽;而后将金丝嵌入凹槽之中,捶打压实。由于24K纯金的延展性极强,因此可以严丝合缝地贴合如凹槽内缘;最后,工匠们需要在金属表面进行抛光打磨处理。因此,大马士革工艺并非对两种金属进行铸造,而是物理上的融合。在图中所示的Villeret复杂装饰腕表“中国山水”款中,金雕师以细腻的笔触分别雕刻出了树木、怪石、亭桥以及浮舟和船夫等5种事物,并依据最为完美的布局将之镶嵌于表盘之上,甚至桥下的水波亦清晰可见。极尽细腻的轮廓雕琢、栩栩如生的逼真动态及繁复有序且极具指向性的画面线索,使造景与主题意境丝丝入扣,而天马行空的艺术主题则在金雕师的生花妙手下,与表盘正面悠然往复的指针律动相映成趣,鲜明而和谐的视觉反差让时间世界如诗意般跃然其中。

金属雕刻之手工金雕
百达翡丽的极致巴洛克风貌
在业界内外享有盛誉的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也是金属雕刻工艺的领军者之一,且同样在历史上便不乏此类佳品。至腕表大行其道后,百达翡丽在金属雕刻工艺上的造诣日益精深,从以巴黎钉纹饰为表壳的Ref.3919,到整表机芯饰以镂空雕刻的Ref.5180,乃至各种现代怀表上所运用的雕刻工艺,都可见其独具艺术品位的尝试与创新。而2013年BASELWORLD之后推出的新一代“表王”Ref.6002,则是又一件极具突破性的技艺杰作。

在Ref.6002中,百达翡丽以遍及前后表壳、表扣、三问功能拨杆、甚至细微如指针和表冠顶端的纹饰彰显出无所不在艺术质感,其图案则为百达翡丽品牌标识Calatrava十字星和藤蔓花饰结合而成的深浅浮雕被呈现于一整块白金模胚上。为达至如此淋漓尽致的视觉效果,雕刻师首先需选用以特殊钢材制成的特殊刀具,此类刀具需满足的条件是不仅适用于贵金属,且更要有助于将雕纹造型塑造得更为细腻立体。而雕刻所采用的技法则被称作人手切屑技术,乃是16世纪流传至今的传统工艺。事实上,除了掌握必要的技术、拥有趁手且专业的刀具,但在对表壳进行手工雕琢时仍存在许多难点,雕刻师必须在整个雕琢过程中保持力道、角度与方向的完全稳定,而诸如在此表款的2点位表冠上雕琢与功能意境相符的月亮及繁星、在4点位表冠上雕琢用以指示旋转方向的浮雕箭头乃至对于指针等细部零件的雕刻则更需小心,否则任何时候都会造成前功尽弃的可能。

一个或许可是说明其工艺难度的数据是,假如不计后期的完善与塑形,那么仅前期的切屑工作就需耗费逾100小时方可完成。至于成品后图案的唯美性与艺术表现力,则需依赖雕刻师的经验和艺术天赋。
金属雕刻之机芯与金雕
江诗丹顿的空灵之美
对于表壳和表盘的雕刻显然还不够艺术大师们彰显自身出神入化的功力,并满足他们随时可能迸发的奇思妙想。机芯因此自然而然成为了另一片需要征服和挑战的领地,而镂空表则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事实上,对于镂空表而言,雕刻也正是其展现艺术之美的重要途径。因为在高级制表领域中,镂空表往往并不是指那些去除表盘以呈现机芯更多面貌的作品,而是需要雕刻师对机芯饰以最大限度的雕琢,以更加通透的“骨感”呈现独特结构与布局之美的技艺之作。早在15-16世纪间,以镂空为题材的工艺品即已开始在欧洲盛行,它们被广泛应用于珠宝、钟表、首饰以及其他饰物,乃至盔甲和兵器上。但此后由于种种变数,镂空工艺在钟表领域中的应用几近失传。直至19世纪初期才得以缓慢复兴。作为镂空表的雕刻师,想要完成一件完美的作品,除了极高且娴熟的雕琢技艺以及美学认知,还需要对机械结构有着全面而深刻的理解,毕竟,无论怎样的精雕细琢,也不能凌驾于钟表本身对于走时和运转的基本要求——出色的镂空雕刻,必须与机芯布局符合若节,并为之美感进行必要的提升。

作为最早在日内瓦创立钟表品牌之一,VA C H E 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向来对于传统制表工艺有着独特的见解,且尤其擅长在各类表款中进行雕刻、珐琅、镶嵌等各种艺术创作。名为Maitres Cabinotiers铂金三问表的作品,便是其在镂空表领域的代表作之一。Maitres Cabinotiers铂金三问表结合了金雕镂空及三问两项顶级工艺技术,但机芯总厚度却只有3.3mm。表盘正面与背面超过60%的都被雕琢一空,以便更加细微地呈现三问报时功能启动时,音锤的此起彼伏及音簧被敲击时的动态。但作为一只镂空表,三问功能显然已非此表款中所要呈现的唯一视觉重点,于是在毫无表盘遮挡的机芯空间内,用以固定零件的表桥和夹板上除了最大限度剔除多余部分并修饰出倒角、转折、弯曲的形态外,还以纯手工工艺雕琢出了精美的纹饰。例如时分针之下的分轮及发条盒被镂成品牌标识——马耳他十字图案的造型,十字图案周围还另有细腻的纹饰加以渲染;而表底还可见形如曲别针、排列整齐且仅可维系基本支撑的小型夹板,并于其上雕刻出与正面如出一辙的纹饰图案。
金属雕刻之机芯与金雕
宝珀展演细腻城市风貌
假如暂时抛开镂空表不谈,仅以对机芯的雕琢作为话题,那么宝珀于2011年BASELWORLD中推出的VILLERET繁复纹饰表,亦同样可以作为极具代表性的例证。在此表款所搭载的、Calibre 15B手动机芯仅36.1毫米直径的空间中,金雕师以细腻入微的雕琢分别还原了瑞士、法国、日本、中国大陆及中国香港等5个国家与地区的城市风情。尽管宽大清晰的夹板更易于发挥艺术想像,但如何在同一机芯布局下毫不牵强地呈现出迥然各异的自然风貌,却仍是金雕师必须慎重思索的问题。这便需要金雕师首先徐凭借对于不同城市建筑特性与文化风情的认知,在纸样中按照机芯板路绘制草图并反复修改,再依据比例逐渐缩小图案,并使之最终呈现于机芯中。而后期的打磨与润饰亦是不可忽视的重要环节,这一工序的细致程度将直接决定图案的完整性,以便从任何角度观赏时均可保持惟妙惟肖、完美无缺。
(撰文:Allison)

ROGER DUBUIS罗杰杜彼
Excalibur Table Ronde
圆桌骑士腕表
罗杰杜彼Excalibur Table Ronde圆桌骑士腕表,将金质微雕人偶直接呈现于表盘之上,中央则环以大明火烧制的珐琅圆桌,以放大镜看来每个人偶都各具其态。
帕玛强尼PARMIGIANI
明珠龙凤三问陀飞轮万年历计时表
帕玛强尼明珠龙凤三问陀飞轮万年历计时表。其表盘之上亦有极尽细腻的纹饰。通常而言,超复杂功能款式往往会是各品牌在技艺两大领域上悉心雕琢的对象。
伯爵PIAGET
龙与凤系列
Piaget Polo浮动陀飞轮表
在珠宝与钟表两大领域中均造诣颇深的伯爵,在此表款中采用多种复合工艺。表盘中央的18K白金龙形图案是纯手工雕刻而成,并将之镶饰于灰色大明火珐琅表盘上,以营造更为深邃的立体感。

上一篇
金雕工藝之雕刻內填篇
返回列表
下一篇
不可错过的2013年度十大表款